余騠  
 
 
 


 
 
三江居士的园地
 
  浏览数:3261339 博客积分:{Integral1} 博客等级:{denji}  
从幼儿园老师虐童说起:关于打孩子那些事

博主:余騠  发表时间:2017-01-10 21:52:38
 

日前,石家庄小精灵幼儿园的几名家长反映说,孩子在幼儿园被老师打了,家长查看了教室内的监控录像发现,被打的孩子不止一个。(来源:江海明珠网)

针对这则新闻,网上沸沸扬扬。家长心疼孩子,换成谁,孩子被打都会心疼。幼儿园这位打孩子的老师,在家长的追问,媒体的跟踪,法律的问责下自然有结局。本文不去探讨。

    

(图片来自网络)

      幼儿园虐童事件频发,而受关注度高,我想是因为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。在国家没有全面普及幼儿教育的情况下,公立幼儿园资源不足。私立幼儿园竞争强烈,员工素质良莠不齐。但不管怎么说,幼儿是最弱小的群体,况且没有分数教育的压力,只是培养孩子自我管理及与大家交往的能力,唱唱跳跳,健康快乐成长而已。不时看到这样虐心的事情都不好受。

       我们为什么会打孩子?首先,打罚教育有悠久历史传统。

       打孩子一般涉及老师与家长。我国古代就有“不打不成器”“棍棒出人才”“严师出高徒”的观点,现在也流行什么“打是亲。骂是爱”等句子。封建社会讲究等级尊卑,老师要保持绝对的权威。孔子时代,私学为主,很少有文献记载老师或者家长打人的。到汉代,国学兴起,规模办学,体罚学生也有高潮。据新浪历史一篇文章,“读书不认真或学不好,被打板子、抽鞭子、罚跪如家常便饭。王充《论衡·自纪篇》称,“书馆小僮百人以上,皆以过失袒谪,或以书丑得鞭”。可见,在汉代就流行体罚学生。

  体罚在古代叫“挞罚”。到明代,挞罚为乡村小学普遍采用,连学生家人都跟着受罚。明黄佐《泰泉乡礼·乡校》中规定:“无故而逃学一次,罚诵书二百遍;二次,加朴挞,罚纸十张;三次,挞罚如前,仍罚其父兄。”

明代还会直接请家长或长者坐进教室,参与班级管理。明代良吏叶春及在惠安办学时即如此,其《石洞集·惠安政书》中这样记载:“轮笃实老成者二人,平旦坐左右塾,以序出入。”

    由此可见,孩子犯错,请家长来校也是有悠久历史的了。近代大师梁启超先生也说过自己犯错母亲严厉责罚。现代的“狼爸”是个典型个例。“三天一顿打,孩子进北大。”2011年,“狼爸”成了名人,他走进了中国的各电视台现身说法,宣传他的“狼性”教育。“狼爸”名为萧百佑,香港商人,自称“中国狼爸”,用“打”的教育方式,将四个孩子送进北大。萧百佑也跻身成功父母行列,出版教子经《所以,北大兄妹》介绍自己的教育经验,以“打”为法宝的“中国狼爸”再次掀起对中国国产教育模式的讨论。

    我读龙应台的《孩子,你慢慢来》,被那位林老师惩罚学生的场景所惊骇:“藤条一鞭一鞭地抽下来,打在她的头上。颈上、肩上、背上,一鞭一鞭抽下来......然后鲜血顺着她的虬结的发丝稠稠地爬下她的脸,染着她的手指,沾着她本来就肮脏的土黄色制服”。“要不然,就是张小云没有交作业;老师要她站在男生那一排去,面对全班,把裙子高高地撩起来。要不然就是李明华上课看窗外,老师要他在教室后罚站,两腿弯曲,两手顶着一盆水,站半个小时。要不然,就是张炳煌得了个‘丙下’老师把一个写有‘我是懒惰虫’的大木牌挂在他胸前,要他下课时间跑步绕校园一周”,现实如此,老师惩罚学生的手段远远多于这些描述。

    诚然,靠打骂的教育不是现代教育理念提倡的。

    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创建班级授课制以后,人类教育日新月异。但集中相近年龄的一定数量的孩子教育,就有了忽视个体差异、整齐划一、容不得异类动作、要求绝对听话乖巧等弊端。中国现在的教育是世界最大规模的。师德败坏的老师自然有之,但更多的是异化的分数教育的环境让更多的老师和家长急功近利。安全管理重于泰山,班级分数拉大距离或者班级纪律涣散是老师的责任,年底绩效跟成绩挂钩,升学排名让老师心理压力增大,教师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。

    家长打孩子主要是因为望子成龙心切。好的家长希望孩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;差的家长希望孩子延续自己未了的心愿,能更好地出人头地,给自己脸上贴金。这些心情都可以理解,但优秀者古今中外只是少数人而已,对社会有用的中坚力量是中等学生,历史上状元那么多,青史留名的有几人?孩子的教育跟家庭社会学校环境都相关。不如意的、脾气暴躁的、恨铁不成钢的拳脚或棍棒竹条就招呼到孩子身上了。

    有的是为了面子,为了发泄情绪。比如一旦自己的孩子在学校犯事被老师叫到学校,很多家长先是一顿暴打,这是最常见的场景。老师体罚孩子是违法违规的,伤了孩子,证据确凿的,会有学生家长维权,上级主管部门介入,媒体追踪,轻者道歉,重则赔偿,丢了工职,甚至触犯刑法。老师年轻时往往血气方刚,不知轻重,不计后果。老师想打孩子,除了个别精神障碍的人,一般就是恨铁不成钢,恨孩子道德差,不懂事。打孩子又会使教师走向风口浪尖,成为高危职业。老师也得学会保护自己。凡事都有两面,集中办学、义务教育做到资源共享,体现一定的教育公平,但管理的压力增大。现在的孩子生活好,任性,难管。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,惩戒的度不好把握,老师在夹缝里左右为难。用物理老师的理论说,力是双向的,打在孩子身上多大的力,也承受相同的反作用力。其实,打了孩子,老师心里未必好受。家长也如此。古人打孩子实际更注重让孩子疼痛,从而知道自己犯错。所以戒尺打的是手掌心,竹条招呼的多是屁股等皮糙肉厚之处。

    我个人喜好那些理想的教育境界,就算是乌托邦吧。陶行知用四颗糖果改变了一个孩子,苏霍姆林斯基把孩子摘了的玫瑰花送给孩子,李镇西带着孩子们在油菜花地里上课等等。

    渴望一个和谐的校园,没有顽劣的孩子,没有随便打孩子的老师。喜欢魏巍先生《我的老师》里蔡芸芝老师的温柔慈爱:“她从来不打骂我们。仅仅有一次,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来,我用石板一迎,轻轻敲在石板边上,我用儿童狡猾的目光察觉,她爱我们,并没有存心要打的意思。”那动作优雅如花,如诗。每当看到或者和孩子们讲这段话,我都被一种师者柔心所感动。

    在一加一教育网认识了徐莉老师,她潜心研究儿童实践行为,写了一本书《没有指责和羞辱的教育》。她在博客里说,愿意写书评的老师,留下地址,送书。我留了,收到了书,徐老师在扉页写着:“余騠,因阅读而亲近。”我因为种种原因,一直没有写读后感,但经常把书摆在枕边读,就像喜欢读李镇西的《爱心与教育》,读苏霍姆林斯基的《给教师的建议》,读黑柳彻子的《窗边的小豆豆》。一个没有指责和羞辱的教育世界近乎虚幻,不可能完全存在,但值得向往。多向往没有老师或者家长打孩子这件揪心的事!

    还是讲讲我自己作为家长和老师双重身份经历的打孩子的事吧。

    小时候,因为不懂事,逃学去山上河边玩,逃了一次,第二天害怕老师打骂,只好继续逃。早上背着书包出门,下午同学们回家,我也回家。原先母亲不知道,但纸怎么可能包住火,母亲知道了,跟着我,抓到我逃学,狠狠打了我一顿。把我拉到学校,跟老师说孩子病了,不肯读书。想起那顿打,想起母亲的谎言,一辈子也忘不了,我心里满满的是感激。

    由于成绩好,老师没有打过我。

    九四年,回到拖枝中学,当了一名初中语文老师。当四十七班班主任。本身就喜欢理想化的教育,加上在教育局参加岗前培训时,时任局长的和学贤老师对我们说:“千万不要打孩子,体罚学生会很麻烦,打出毛病难处理,万一孩子本身有缺陷,你一打,家长讹诈你会更麻烦。”喜欢和孩子们打成一团,数学老师给我提意见了:“老师得让学生害怕,进教室要板着脸,顽皮的该揍就揍。”我没有当一回事,依然和孩子们打得火热。有孩子送我一本书《班主任工作一百例》,还给我讲小学老师怎么怎么在上课时厉害,下课后和学生一起玩。

    很少批评孩子,更别说打。有时,领导见班级纪律涣散,点名。走进教室,一个孩子从教室后部窜到前边乱。一狠心用教本敲了他的头,也不敢用太大的力。

    后来几天,我和妻子宝宝睡着,忽然有个石头从路边窗子飞进来,差点砸中我们。料想就是那个被打的孩子发泄对我的不满的。农村的家长一般很淳朴,有的直接说:“老师,孩子不听话就帮忙打。”可谁知道真打后会咋样。虽然有时候,教学成绩不算理想,但我恪守自己的原则:从不轻易打孩子。



    对我家闺女,我和妻子小时候也很严格。有时吵架就因为孩子。好在夫妻间在孩子淘气任性时口吻一致,绝不会一方教育一方偏袒,那样就失去教育的效果了。孩子文静乖巧,内秀伶俐。不需要更多地打骂。只是也有爱玩水,怕她感冒而打几下,不吃饭淘气教育一下。只不过拍拍屁股而已。

    小小的女儿,很怕我们生气,怕我的严肃,但长大后,却成了闺蜜般的父女了。

    不愿冒充专家,不想写成鸡汤文。只根据自己自己的感受及看书所悟总结几句。孩子太小,没有必要打他。两三岁前,没有是非观念,也记不住教训,科学研究发现,六岁左右,儿童的大脑会发育更新,许多童年记忆会丧失。只不过在危险面前给他一点警醒;走错路之时矫正他步入正途。抓住错误把柄可以批评,多次批评无效适当可以打,把握分寸,次数不宜频繁。经常性打孩子,容易引起反感,有的会作对,有的破罐子破摔,反正你天天打我,再多一次又如何。以后教育就更难了。

    镇住孩子除了靠打,更多的是家长或者老师做好孩子的榜样。多联络感情,多开动脑筋,发挥智慧。做老师,有知识做“干货”,懂孩子心思,叛逆的孩子往往更聪明,因势利导就十分重要。乡村中学那些年,慢慢成熟,校长把我推举为学科带头人报到县教育局。

    想起陈校长的一句话,我就特别自豪:别看余老师不会打学生,可孩子们就听他的话。我想说,比打骂更强大的是你的学识,你的人品,你的胸襟,你的气度,你的方法,你对孩子们真诚的爱。当然,学生道德水平参差不齐,任何理想的教育都不可能包治百病,现实有时还是很骨感的。文雅的教育对文雅的孩子更有用,或许粗暴的方法对粗暴的孩子更管用。成年后会思考的,感激那些打;不悔悟的孩子记恨老师家长一辈子。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回到最初的话题,对幼儿园的多数小孩子粗暴有些过分了。心情沉重,不知说什么。

(欢迎关注丑小鱼暖文  ID:yutuwz)


 
上篇: 卖野菜老农收假币随想:关于良心那点事 下篇: 听母亲的电话是最幸福的事
 
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我要的不多,只希望有一个人,能欣赏彼此
● 让“中国机器人”飞得更远
● 花式避税·高考工厂·门生有情
● 城中村
● 一九七三年日记
● 再陪你吃一顿早餐
● 断章
● 今天起,尽最大的努力,做最好的自己!
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,股市终于有喘息
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
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
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
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,倚老卖老的典型
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
济宁老鲍潜规则(一百零八)
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人管
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?
 

 

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:评论最大长度: 500字;还剩: 500
留言名称:
验证码: verify code
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。


 






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

Copyright © 1996 - 2009 BOKERB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